二季度钢价走势分析:市场是否还有机会?

一季度钢市运行基本平稳

钢材现货与期货价格的走势基本一致。从期货方面来看,期钢在去年十一月中旬完成筑底后进入上升通道,一季度一直处于小幅震荡,平稳上升态势。进入二季度后,钢价延续一季度态势继续温和上涨。当前,在没有重大消息出现、供需格局维持现状的情况下,四月底前,钢价将继续在通道内震荡向上运行。那么四月,五月,钢价运行趋势会怎样?

全国疫情对钢市供应端、需求端、物流及仓储等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

一方面,疫情防控导致上游挺价。2022年3月以来,全国多地,包括河北,东北,上海等在内的区域的疫情防控不断加严,给钢铁上下游都带来了较大的影响。河北唐山,邯郸等地全域临时封控管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导致钢材原材料进厂难,成品出货也难,资源流通受阻导致部分生产受到抑制,钢厂出现焖炉,增加检修,主动性减产等应对措施,使得市场钢材供应量一定程度上减少,钢厂挺价;

同时,疫情也导致钢贸的物流、仓储成本增加,这也使得商家有惜售心理,进而不断推高钢价。

另一方面,更严重的是,疫情导致下游多停工停产,需求几乎停滞,钢材有价无市,从而最钢价形成了较大的利空。

宏观方面,基建前置,央行降准,留抵退税等稳经济措施持续增强钢需预期。

A央行4月2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央行降准释放资金约5300亿元。这有助于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促进降低综合融资成本。

4月1日起,我国大规模留抵退税政策正式实施。截至4月15日,已有4202亿元留抵退税款落到52.7万户纳税人的账户。

货币政策激发市场主体融资需求,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发力,储备优质项目,增加项目资本金。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密切配合、协同发力。数据显示,今年3.65万亿元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中用于项目建设的额度已全部下发,将带动更多社会投资投向基础设施建设,发挥稳经济稳就业关键作用。

国内疫情近期频发,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市场主体面临的困难增加。国家相关部门通过加强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协同配合,在保市场主体方面打出助企纾困的“组合拳”,从而稳定宏观经济大盘,提振钢需预期,利好钢价。

从供给层面来看,全年粗钢总库存量难有大幅累积,供应端整体收紧。

A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中国粗钢产量同比下降6.4%,一季度同比下降10.5%。钢材产量31193万吨,同比下降5.9%,钢材供应整体较去年收紧。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3月份,中国钢筋产量为2039.9万吨,同比下降11.9%;1-3月累计产量为5528.9万吨,同比下降13.3%。同时,4月19日国家发改委表示,要确保今年粗钢产量同比下降,京津冀等地重点压减。因此,从钢厂角度来看,预计钢市供应端整体偏弱运行。

我们再看下库存方面的数据(PPT)。库存方面,年后进入传统旺季,所谓“金三银四”,三、四月份原本是库存快速下降的阶段,但今年受经济下行压力大和疫情反复的影响,下游需求持续走弱,库存整体呈现震荡上升的趋势。尽管3月初出现有明显下降,然而好景不长,受疫情的冲击,库存量再次走高。

那么,库存量会不会大幅累积?我们来简单推算一下。首先,根据政策要求,今年继续压减粗钢产量。如果今年全年压减目标与去年持平,仍在3000万吨左右,相当于全年产量目标仍为10亿吨,而根据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粗钢产量为2.4万吨,那么截止一季度压减目标任务基本已经完成。由此推算,未来三个季度粗钢总量约7.6亿吨,平均每个季度产量在2.5亿吨左右,基本保持一季度整体生产水平。由此,综合来看全年粗钢总库存量难有大幅累积,供应端整体收紧。事实上,压减粗钢产量就是充分发挥政府和市场作用,适时调整钢铁生产强度,建立市场供需的新平衡,从而避免大宗商品市场波动太过剧烈,核心要义仍是稳,确保经济大盘稳中求进。

从需求层面来看,当前国家稳增长政策力度不断加大,不论是从项目开复工,还是从项目资金的保障,都对市场形成了“强预期”。

如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0.7%;一季度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屋施工面积同比增长1.0%,房地产市场暖意初现;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8.5%,制造业投资增长15.6%,由此可见,尽管一季度压力重重,但重要用钢领域一季度投资数据都不错。但由于疫情的反复,项目工程进度受到了较大的影响,从而导致到市场短期成交不及预期,但随着疫情管控效果的显现,下游需求将逐渐回归。根据一季度数据,我国公路水路交通固定资产投资近5120亿元,且财政部也表示今年用于项目建设的专项债券额度已全部下达,从投资转化为钢材需求需要一定的周期,二季度有望迎来初步落实。同时,近期全国已经有一百多个城市的银行自主下调房贷利率,3月份以来,平均幅度在20个到60个基点不等,这将加快房地产市场回款速度,促使楼市尽快止跌趋稳。由此,从目前市场的表现以及国家的政策来看,被积压的需求有望在五月份集中释放。供需双升,需求大概率超越供应,供需矛盾加剧促使钢价一定程度上加速上涨。

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钢材成本支撑强。

四月初,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明确煤炭领域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认定标准。4月19日发改委又表示,下一步将全力做好大宗商品保供稳价工作,加大市场监管力度,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哄抬价格、等违法违规行为,当日期钢在宽幅震荡后尾盘急转直下,大幅跳水,黑色系期货全线下跌。

但21日山西省应急厅下发《关于开展焦化企业安全生产大检查的通知》,决定从2022年4月至10月,对所有取得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的焦化生产企业开展焦化企业焦炉煤气净化及深加工安全专项排查整治。同时,淡水河谷一季度铁矿石产量季环比锐减将近22.5%。由此数据可知,原材料供应端的收紧,导致期货市场铁矿石和焦炭经过了短暂的回调后又触底反弹了。且当前钢厂需求复苏,补库力度增加,但受国际局势及疫情反复影响,唐山迁安等原料产地封控,原料资源紧张,国内焦炭有望开启第六轮提涨,铁矿石进口价格继续推涨,成本端支撑坚挺,钢企利润空间收窄,出厂价格维持高位,对钢价支撑较强。

综合来看,随着疫情管控的放松,在当前强预期和成本支撑双重利好下,预计四月底至五月上旬钢价将会延续目前的温和上涨趋势,涨幅约200元/吨。五月中旬,疫情管控有望迎来全面解封,届时,下游需求有望迎来一波大的爆发,在全年粗钢供给整体收紧的大环境下,供需矛盾将更趋紧张,供弱于需,钢价加速上涨,幅度约在300-400元/吨。

进入六月,全国大面积迎来高温和雨季,施工受限,进入季节性淡季,需求走弱,钢价逐步回落,幅度约在500-800元/吨。

 

相关新闻

< 123 >